总编:张群东 副总编:郭武民 执行总编:崔喆雄

投稿邮箱819544430@qq.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省内新闻 >

女子21年前帮助流浪男孩 去年获赠百万支票拒收

时间: 2014-10-09 15:41 来源: 华商报 作者: 佚名 点击:


 

 

何荣锋(左)和戴杏芬夫妇合影

 

  浙江仙居人戴杏芬今年45岁,和丈夫在浙江临海经营一家面馆。

  最近,她的生活里出现了一点波澜——21年前她曾收留过的一个流浪男孩现在发达了,送来百万重金酬谢她。不过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说,帮助人是应该的,不求金钱回报,对方能感恩,让她很感动。

  2013年5月,戴杏芬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个中年男子何荣锋,电话里,何荣锋很激动地回忆20年前的故事。当年只有17岁的何荣锋和两个老乡丢了钱包,流浪走到戴杏芬家附近,得到戴杏芬留宿、帮找工作的巨大帮助。

  去年,何荣锋终于找到恩人,他很快从沈阳赶到临海,拿出一张百万元现金的支票作为感谢。而戴杏芬拒绝了这份礼物。戴杏芬说:“不管他生气不生气,我都不能收,他出息了,我很高兴。帮助人是应该的,不图金钱回报。他能记得我、挂念我,已经让我很知足。他能感恩,让我很感动。”

  21年前,家住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的戴杏芬收留了3名素不相识的“乞丐”,并给了他们每人10元钱坐车。去年,最小的“乞丐”何荣锋成为沈阳知名的企业家,他辗转找到戴杏芬,拿出100万元赠她,希望回报当初的恩情,却被戴杏芬当场拒绝。

  昨日,戴杏芬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讲述了这段20多年来的“姐弟情”。如今,采访她的人络绎不绝,戴杏芬说:“我根本不想出名,这不是我的性格。我就想我们姐弟俩保持这样的情谊,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父母和我一起招待了3个身无分文的小伙”

  华商报:听说你是在21年前帮助了何荣锋,当时的情景还记得吗?

  戴杏芬:应该是在1993年的农历二月,天还挺冷的,下午5点半天就快黑了。我家(仙居杨府村)住在国道边上,有一天我回家时,有3个小伙子一直跟着我进了村,我有点害怕。快到家门口时,我转身问他们,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呀?他们中一个年龄较大的说,他们在金华火车站被偷了钱包,身无分文,是一直走到这儿的。当时金华火车站离我家开车要4个小时。我看他们蓬头垢面的,就说那你们进来吧。

  华商报:当时你多大年龄?他们呢?让三个陌生男子进家里,就不担心吗?

  戴杏芬:我是1969年生的,当时24岁,可能是有点傻了吧唧的吧(笑)。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年龄,他们的情况我都没问,反正他们一直管我叫“姐”,后来才知道最小的何荣锋当时17岁。当时我也没想太多,觉得他们不是坏人,而且确实需要帮助。后来我给他们倒热水泡脚,他们脚上都是血泡。

  华商报:当时家里还有谁在?你把陌生人带回家,没人反对吗?

  戴杏芬:父母和我一起招待了3个身无分文的小伙。我的父母很善良,我小时候,我母亲还让要饭的在我家住过好几个月。倒是邻居说我,你胆子也太大了,收留三个陌生男人,万一他们是小偷或骗子怎么办?我想我家也没啥值钱的东西。换我在外面遇到困难,别人帮我一下是什么感受啊,能帮就帮吧。

  华商报:你是怎么招待他们的?

  戴杏芬:当时我家正好请人做泥水活儿,所以用大铁锅做了很多饭菜,用青边大碗盛给他们,每个人都吃了三大碗,狼吞虎咽的,一看就是饿坏了。晚上我出去帮他们找事做,可很多地方一听是外地来的,都觉得不知根知底,不放心。而且他们想要三个人在一起,我跑了几家都找不到这样的活儿。第二天还是没找到。他们中的一个说,有个堂姐在黄岩,想一起去黄岩找工作。从我家到黄岩,车票是7元钱,我给了他们每人10元钱当路费,把他们送上车。还给他们带了干粮——红糖烤馍片,是我家过年时做的,平时吃不到。想着他们没地方喝水,就把别人送我的一把香蕉也给他们带上了。

  华商报:30元钱在那时应该是笔不少的数目,你当时工资能有多少?

  戴杏芬:我当时在县里的一个小厂子做类似于会计的工作,一个月能拿八九十元吧。当时他们中年龄大的那个对我说,“你是天下最好的人,等我们到了黄岩,就把钱寄给你。”我和他还互留了名字和地址。但我根本没想过让他们还钱,我要想让人家还钱,一开始就不可能收留他们。我说你们到黄岩找到工作给我写封信,让我放心就行。不过,之后几十年就杳无音讯了。

  华商报:何荣锋怎么找到的你?

  戴杏芬:他是托一个我的老乡找到我的,那老乡是他的生意伙伴。我和那位老乡之前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我们离得不远。这些年我一直在外打工,还在陕西三原做了四五年生意,陕西话说得特别好,别人都听不出我是浙江人。那位老乡去年回老家才打听到我,后来听说他已经找我找了很多年了。当时我只给何荣锋他们留了一张纸条,后来被弄丢了。何荣锋听错了我的名字,以为是“代信芬”,听说他给我写了很多信,我都没收到,他还请公安局查询,也没找到我。

  华商报:何荣锋是什么时候联系你的,你还记得他吗?

  戴杏芬:去年5月,我接到他的电话,听声音很陌生。电话一接通,他就说:“姐,我终于找到你了。20年前你留我们吃、留我们住,还给我们车钱。我就是那个被你收留过的年龄最小的男孩,我叫何荣锋。”能听出来他特别激动,我真是没想到。当时他不爱说话,到第二天走好像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怎么能想到他20年后会来找我呢?

  先拒百万支票 又退5万现金

  华商报:你们什么时候见面的?再见面时,还能认出对方吗?

  戴杏芬:那次通电话之后一个月吧,何荣锋就带着老婆来找我了。我和老公已经在浙江临海开面馆了。我去路口接他的时候,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以前他瘦瘦小小,现在1米8的大个子,看上去壮壮的,正儿八经的北方人。他也认不出我了,毕竟已经几十年了嘛。我留他们在家里住了一晚,我们聊了很多事。他告诉我,当时他们去了黄岩,但并没找到工作,他们借了钱想去天津打工,但钱只够一个人的,为了逃票,他躲进火车锅炉房的顶棚,可太困睡过站,阴差阳错到了沈阳。他在一个家具厂从油漆工做起,后来当上包工头,再后来成立自己的公司,一步一步非常坎坷。他说,你能想到吗,当初的流浪汉变成现在这样?我说,谁能想到啊!

  华商报:就是那次见面,何荣锋拿出100万的支票给你?

  戴杏芬:是呀,临走的时候,他突然给我100万的支票,把我惊得啊,吓了一大跳,赶紧拒绝了。

  华商报:为什么不收呢?

  戴杏芬:我不可能收啊。那么一大笔钱,我这辈子都挣不来。我当时帮他,就不是图他的回报。多年前的一件小事,他却记了这么久,已经够让我感动了。当时他还带了很名贵的鹿茸送我,非常粗大的那种,在市面上都没见过。他说250元一克,我本来就想给他寄回去,但一称,200多克,吓得我不敢寄了,万一丢了怎么办。8月份,我和老公带着鹿茸去沈阳还给他,他很生气,说:“姐,我真没想到自己能有今天,就是再贵重的东西,你都受之无愧。”

  华商报:那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戴杏芬:我们经常打电话、发短信,他说这是上天赐予的缘分,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姐弟。去年和今年,他来临海看了我两次,我也去沈阳看了他两次。就在国庆前,他还来看我,又带了冬虫夏草给我,让我补身体,但我还是给他寄回去了。他还给我留下5万元现金,让我补修当年的老房子,我打听到他的卡号,把钱退回去了。他气得说,再这样以后都不来看我了。

  我还寄了一套我们当地出名的银酒具给他。他对我说,“姐,你再不要在我身上花钱了,我现在过得比你好。我为你花钱是应该的,你应该接受。”

  华商报:家人也支持你这样做吗?

  戴杏芬:支持。我们一家人都是这样,无论是我老公还是两个女儿,都不贪钱。大女儿在外地实习,知道这事还发微信跟我说,“老妈你真是好样的。”而且我们生活确实也过得去,不会接受别人的馈赠。和他聊天时,我们都一直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虽然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我们都挺好的,就是不想让他操心。   华商报记者 刘苗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0-2012 sxhc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省监督举报平台

韩城市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3-5218708 韩城新闻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3-5308576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陕备2018007号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07号 省网络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29-63907152

版权所有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未经韩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陕ICP备070061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