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张群东 副总编:赵秋民 执行总编:郭武民

投稿邮箱819544430@qq.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韩城文学 > 韩城民俗 >

元代郝鼎臣并非状元

时间: 2015-12-30 11:25 来源: 韩城新闻网 作者: 郭德源 点击:


 

近年来,韩城一些文化工作者在记述韩城历史名人时,说韩城不仅在清代出了个状元王杰,在元代还出了个状元郝鼎臣。其实,郝鼎臣并非元代状元。清乾隆年间编纂的《韩城县志》中有岳崧给郝鼎臣写的一篇墓志铭,这篇墓志铭对郝鼎臣的生平履历有一个较为详细的交代。为了便于说明问题,现将此墓志铭节录如下:

“北山先生姓郝,讳鼎臣,字巨卿。祖蒂儒宗,系韩奕人也。前金明昌元年(1190)庚戌生。幼学明敏,博识洽闻,文章光艳,名重当时。泰和八年(1208),占京兆府试,荣擢巍科。一时人物,靡不钦风推奖,其异于人者远矣。厥后历重庆,兴定、贞祐、元光之祀。三赴大比,虽厕上游,位不至达。噫嘻,何其命耶?至正大己丑(正大六年1229),始蒙恩赐守知商州洛南县。未几,值金政衰微,干戈满地,天下纷纷。明年庚寅(1230),圣元大军入秦川。韩城当要冲,平荡无余,乃至骨肉相失,被虏河东。孤身遁走,流落之汴。开兴壬辰(元太宗四年,1232),大中书丞相耶律公,为董军国事,适汴,乃张宴以待四方之士。于是入谒。有诗云:“大道分明有杀机,干戈未定竟何之?寒枝欲发无根蒂,凭仗东风次第吹。”大加叹赏。至乙未(元太宗七年,1235),天下甫定,元元苏息,德亲耕凿,先生安息而归桑梓。至戊戌年间(元太宗十年,1238),京兆府学设置贡院,精选高业儒人作考官,设词赋。已而,蒙陕西行中书省公选,充本省参议兼管京兆儒学,提举学校事。十数年,休致告归。……无疾终于寝所,享年八十有六,实至元十二年乙亥(1275)是也……”

岳崧与郝鼎臣是同时代人,又是郝鼎臣的学生,且受鼎臣之孙郝诚、郝益之请为老师撰写墓志铭,应当说,可信性与真实性是没有问题的。

这篇墓志铭文字不多,但却把郝鼎臣的履历交代得此较详细。

郝享寿八十六岁,经历了金、元两朝。他出生于金明昌元年(1190),至正大七年(1230)元兵占领韩城,他在金代生活了四十年,而他的功名,应该是在金代取得的。铭文中说,金泰和八年(1208),当他十八岁的时候,应试京兆府,成绩不错,名列前矛。但既然是府试,即相当于省试的乡试,录取后的功名只是举人,即使是第一名,也只能称“解元”。是否中了解元,文中未提,说其“荣擢巍科”,只是“名列前矛”的另一种说法。

铭文接着说他“三赴大比”,即三次参加会试,虽成绩优良,但并不理想。铭文中说的“位不至达”便是未中状元、榜眼、探花的委婉说法,并以“何其命耶”为老师叹息。直到金正大六年(1229)他三十九岁的时候,金廷已摇摇欲坠,才给了他个洛南知县的官职。这时蒙古元军已经南下,估计没当几天便弃官而逃。因为铭文说他当官的第二年(1230)蒙古兵便攻克了韩城。在蒙古兵的烧杀抢掠中,他与家人失散,被虏至山西,而后又逃走,“流落之汴”,汴即河南开封。

以上便是郝鼎臣在金朝的经历。

史载,元占领中原后,“窝阔台(即元太宗)九年(1237)八月,诏中原诸路以论、经义、诗赋三种考试儒生。诸路考试,均于次年(戊戌年,1238)举行,故称“戊戌选士”。“路”是元代行政建置单位,隶属于行省管辖。这个记载与铭文中“至戊戌年间,京兆府学设置贡院,精选高业儒人作考官,设诗赋”的记述口径一致。而在这次考试中,郝鼎臣被选中,到京兆府的考试机构做了考官。但这次考试,是各路自行举行的、选拨儒学管理人员的地方性考试,既非朝廷举行的统一考试,又非正式的科学考试,所以,既产生不出举人、进士,也选不出解元、状元。有资料显示,元代的科举考试,一共只举行了十六次。首次乡试始于元延祐元年(1314),次年举行会试。而这时郝鼎臣已逝世三十九年(郝逝世于至元十二年(1275)),根本谈不上去考进士状元了。还有资料显示,元代举行的十六次科举考试中,共产生过32名状元,陕西连一个也没有,更遑论韩城。

不但国史中对郝鼎臣是元代状元没有记载,即就是在历代的韩城县志中,也无记述。明万历年间张士佩修的韩城现存的首部县志,未列选举表,只给郝写了个《传》。清康熙年间编的《韩城县续志》,在《补历代科贡表》中,只笼统地记道:“元,郝鼎臣,号北山,三登魁甲,前志有《传》。”至于是哪个皇帝年号,什么时间,再无记述,也未说郝是状元。接着在清乾隆年间编的《韩城县志·科举表》中,也只写了“元,进士,郝鼎臣”六个字,也是既无年号,又无纪年,估计是从前志中照抄过来的。但也没说郝是状元。

之所以说郝鼎臣是元代状元,只是当地个别不熟悉历史、不研究历史的人的一种作秀。其依据大概出自明万历《韩城县志》中的《郝鼎臣传》。《传》中有这么一句话:“(元太宗)十年戊戌,试京兆府,三登魁甲。”从铭文看,郝鼎臣一生参加的考试共有五次。第一次是金泰和八年举行的京兆府试,接着参加了三次会试,从未获得状元。第五次是元初举行的京兆府试,即就是获得第一,把在金代参加的京兆府试成绩也算上,那也只是“两登魁甲”,何来“三登”之说,而且两考均为府试,怎么能选出状元呢?

可见,“三登魁甲”在这里并非“状元”之代称,而是传记作者的溢美之辞。

然而作秀者以为多出一位状元便能更加说明韩城地灵人杰,读者、听者又能为韩城发掘出一名状元而顿增自豪。在这种虚荣心理的驱使下,谬论传播一百遍便成了真理。于是许多人在介绍韩城历史时,便多了一个元代状元郝鼎臣。

其实,郝鼎臣不但不是元代状元,而且还不是一个有骨气的文人。铭文和《传》都提到,元太宗四年(1232),当他刚从元军的俘虏营逃到汴京,恰逢元丞相耶律楚材在汴京会见四方之士,鼎臣也前往拜谒,并献上一首诗。诗云:“大道分明有杀机,干戈未定更何之?寒枝欲发无根蒂,凭仗春风次第吹。”诗的主要意思是说自己想青云直上没有靠山,想借丞相大人的权力给自己个官去做。多么可鄙的人啊!自己的家乡刚被元军蹂躏得“平荡无余”,自己家人被元军追杀得妻离子散,自己刚从敌营逃出,不去重建家园,图谋复兴,却立即摇尾乞怜,向屠杀自己同胞的异族侵略者去求官。其结果呢?《传》的作者写道:“售之不达。”即目的没有达到。虽然后来通过选士给了他个管理京兆府儒学的事干,但要当行政长官,此路不通!原因何在?一是汉人,人家根本就不给行政职权;二是人家也看不起他这个无行文人。所以,作者以“虽典教而终不与政,何耶?”而结束了《郝鼎臣传》全文。郝鼎臣如有在天之灵,如何回答?后来的人看到他的诗和所作所为,又如何回答?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0-2012 sxhc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陕备2014007号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07号

未经韩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陕ICP备070061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