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张群东 副总编:赵秋民 执行总编:郭武民

投稿邮箱819544430@qq.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韩城文学 > 广电文学 >

我的抗战老父亲

时间: 2015-09-02 08:46 来源: 本站 作者: 赵秋民 点击:


赵1.JPG


今天是老父亲最为高兴的一天。国家给父亲颁发了抗战70周年纪念章和八千元慰问金,市委书记杨炳拓亲自上门看望父亲。89岁高龄的老父亲胸前挂满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纪念章,精神状态极好,好像年轻了许多。

父亲少年时期命运多舛。一岁丧母,爹爹在外打工,打小在二伯家生活,吃都吃不饱,更谈不上进学堂。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领山西,老家大同县大辛庄村不时有日军部队经过。父亲清楚地记得日本人极其残暴,动不动就杀人,自己的姑父就是被日军杀害的。45年5月,同村的三个十七八岁小伙子一商量,给家人打个招呼,便一同到浑源县参加了八路军,父亲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父亲先后参加过多次战役。他印象最深也最让他痛苦的是他始终是在踏着战友们的血肉之躯前行,一次战役中他最好的一个同伴阵亡,父亲在死人堆抱着战友痛哭失声,哭哑了嗓子。父亲左手受过伤,一次冲锋中遭遇敌军炮火袭击,大炮炸翻的土崖把他埋没昏迷,战友们沒有发现只顾前进,几小时他苏醒过来硬是从土堆中挣扎出来,死里逃生,追赶上部队继续战斗。父亲的近十枚军功章纪录下他的卓越战功,他曾多次给我们后人讲:“部队生话也不知打了多少仗,伤亡的战友数也数不清,多少年了,我时常还做梦梦见死人,战争太残酷了!”


赵2.JPG


54年从军的父亲从大荔炮校转业到韩城城关供销社,过了四年成了家。父亲不识字,十三年间没回过老家,中间也试图找人写信寄回老家,但都石沉大海。母亲催促父亲先回老家寻找亲人,父亲踏上了归家之途。当一身黄军装的父亲出现在爷爷面前时,爷爷简单不相信自己的独子就站在他面前,他始终认为儿子参军己葬身战场。当时爷爷紧紧抱着父亲,父子俩泪如泉涌。村上解放前多少年轻人出去再没回来,亲人们为父亲的死里逃生感到庆幸。爷爷活到八十好几才过世,那个艰难饥饿的岁月能长寿,与父亲的接济孝顺精心照顾是分不开的。


赵3.JPG


军旅生涯铸就了父亲服从命令的军人风格。到地方工作后,领导先是派他到乡下的八仙镇工作,父亲二话不说带着家眷去报到。后来又分到芝川供销社,后来又派他到离城更远的龙亭供销社,又让他到更需要人的国营龙亭食堂当主任,他每次都无任何怨言,服从命令听指挥。即使文化大革命他遭受批斗的那㘹日子,他也认为是组织安排的,幼小的我几次记得父亲刚端起饭碗,外边一喊“打倒走资派赵世国”,父亲便立即起身让造反派戴上粪笼糊成的纸高帽去游街。父亲在龙亭食堂一直干到离休,几十年间他从不以领导自居,不搞特殊化,我家兄妹四个一家六口一直挤住在一间十多平米的公房里,我初中后经常在父亲同事宿舍借住。我小时候脚手常冻伤好不了,母亲抱着我看病医生诊断是家里伙食不好营养不良,父亲买回一只奶羊给我们加强营养,兄妹四人轮流喝我特殊可以多喝一两次,我至今还记得煮好的羊奶那香喷喷的味道。父亲在工作上也以普遍一员的标准要求自己,逢集食堂忙就亲自售票,钱财上分毫不差,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次父亲坐在一堆毛票和粮票前,铁青着脸把我叫到跟前质问我是不是拿了公家的钱,原来父亲对账差了二十块钱,那个年代二十元就是一笔巨款,我心里清楚自己没拿家里也没其它人,我就帮父亲对账,钱对上后父亲的脸色才缓和些。父亲是主任,按说差了钱这种事他一句话就处理了,但他那紧张认真的劲吓我一大跳。那个年代龙亭食堂每年都要给供销社上交利润,这与父亲的以身作则敬业精神是分不开的。


赵4.JPG


我们长大成人后,父亲对我们未来的第一选择是送我们到部队锻炼,大哥下乡没参军,二哥到年龄后父亲早早找武装部打招呼,我长大后他又如此炮制,他一步不离带着我报名、体验。我当时内心是不愿当兵的,就偷偷跑到卫东的外婆家,父亲坐火车找到我“押着我”穿上军装上了军列。后来我理解了父亲的想法,行伍出身的父亲就是希望儿女们也能报效国家,希望我们在部队的大熔炉里得到成长。我们后来很感激父亲,他对我们人生历练的抉择是正确的,我和二哥永远不会后悔我们曾经是一名革命战士。

父亲离休后成为一名离休老干部,他工资高,享受着国家对老干部的优厚待遇,父亲常说:“国家对我就好着哩,我很知足。”父亲的医疗费是全额报销,但他有病了只吃药打针,叮嘱医生用常规药,每年仅报销二三千元。一次他一棵牙坏了,按说医院有牙科,花多少都是公家的,但父亲非到老城诊所花几十块钱装个假牙,那牙确实装得不好,常掉,有几次掉到地上父亲发动全家“满地找牙”,要他去医院看他说:“这就能吃饭,国家的钱也是钱,能省就省。”至于家属看病从他的待遇中报销的事,父亲坚决反对并从未这么做过。几十年间,父亲从未向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那几年他在不景气的企业领工资,常常推迟,父亲也沒找过有关部门。


赵5.JPG


我印象中的父亲一直就沿袭着军人的作风。生活简朴,天欲无求,不争名不争利,为人善良谦和,生活规律雷打不动,早睡早起,饭食定量,老了还戒掉了唯一的嗜好香烟。所以父亲一直身体很硬朗,快九十的人了,耳不聋眼不花,每天下午还一个人出去遛弯。

父亲一生为我们子孙付出了全部的爱。最让他高兴是那个子女取得了一些工作进步和孙辈上大学这样的事。他言语少,但喜欢和儿子孙子在一起,不说什么只是笑咪咪的看着我们聊家常。每月六七千的工资,自己在家晚上都舍不得开灯,儿女孙子一遇喜事一万两万的拿。今天杨书记看完他他高兴地立马发布一道命令:国家看重我,让儿女们也享受下这待遇,每人发一千元,庆祝一下这个喜日子

我拿到这钱感到沉甸甸䁔融融的。我的亲爱的老父亲,现在国家富强了,你要健康长寿。有你在,我们心中的精神支柱就在。

我是一名老抗战军人老八路的后代,我也曾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父亲,此时此刻,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请允许我以军人的方式面向您:稍息——立正——敬礼!

敬礼,我的老父亲。

敬礼,抗战老兵。

(责任编辑:管理员3)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0-2012 sxhc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陕备2014007号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07号

未经韩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陕ICP备070061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