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张群东 副总编:赵秋民 执行总编:郭武民

投稿邮箱819544430@qq.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韩城文学 > 广电文学 >

渐远的年味

时间: 2015-03-02 14:49 来源: 韩城新闻网 作者: 吕晓宁 点击:


     羊年除夕,感觉绷了一年紧张疲惫的身心暂时放松下来,与两个打小穿开裆裤的发小把酒小叙,酒兴渐入佳境话匣子也漫散开来,忆起几段孩提趣事,思绪挣脱了现实的束缚,在除夕的爆竹声中飘向记忆深处孩提时的过年……


    记得孩童时代,腊月沒过几天,放了假的娃娃们就成了一群任性的顽猴,村巷田间河坝纵情撒欢、沒黑沒明肆意玩闹,然后就是掰着手指盼望着过年。先是家里蒸过年馍,从隔壁狗子哥家借来一年用不上几次的大铁灶,就支在院子中间,父亲开始生火。屋子里,母亲和巷子里的两个婶婶先用大盆发面,等发泡后做各种各样的花馍,然后摆放在烧热的土坑上泛馍(再次发酵)。因为蒸的馍多,每年都是两三家的家什合在一块,你家有大锅,他家有笼圈,我家有铁灶,凑到一起就齐活了。你家蒸完再给他家蒸。小孩们帮着大人往炉灶里添柴火,其实是等着那第一锅白花馍出笼,趁大人不注意,小手抓起一个香喷喷的白馍,也不嫌烫,一掰两半,往中间抹一层油泼辣子,那就是一顿平时享受不上的美味。


  紧接着是村上有人杀猪,这可是小孩过年凑热闹的必去之处。杀猪匠麻利地给猪放完血,在猪后腿挑个小洞,就开始往里面吹气,不一会,猪就被吹得滚瓜溜圆,杀猪匠也满脸通红。两三个人抬起猪往早已经烧好的一大铁锅滚水中一放,就手忙脚乱地给猪拔毛。当猪被拔光毛白生生挂在架子上开膛破肚的时候,正是我们小孩子最期待的,大人会把那个猪尿泡(膀胱,弹力很好)赏给我们,吹圆了拿来当足球踢着满巷子玩。铁蛋他爸是杀猪匠,铁蛋就是土足球的拥有者,所以小孩都向他示好,让谁玩是他说了才算。铁蛋可没少风光,那份自豪绝不亚于足球队长。七八个小鬼踢着一个猪尿泡整村子疯跑,那种快乐是长大后踢真的足球再也没有过的感觉。一直到天擦黑,嗅到空气中弥漫的肉香味,这才满头大汗各自回家。一碗喷香肥腻的臊子肉奢侈地安慰着我寡淡的肠胃。那时候家里穷,其实村上家家大都一样,一年到头难得吃上几回肉。但是再穷,每家都要割上几斤猪肉或杀两只鸡来庆祝过年。小孩子根本不懂大人们的酸楚与无奈,只是满心欢喜充满着对美味和新衣的希冀与渴盼。


  吃鸡肉泡馍是我们家过年必不可少的佳肴。小时候家家都喂着鸡,早在七八月份母鸡孵小鸡的季节,我就暗暗昐着孵出的小公鸡能多一些。因为公鸡不下蛋,等到过年时,家里会杀了让我们解馋。鸡蛋平时也是吃不上的,要拿到集市上换了钱添补家用,给我和姐姐积攒学费。盼到腊月二十七八,父亲才杀了多余的一两只公鸡。把鸡剁成块,与用纱布包好的香料一同放在砂锅中,先大火煮开,再用烧过的煤渣 子把炉火压小些,文火炖上一两个时辰,一锅黄亮亮、香气四溢的鸡汤就好了。因为鸡块要留下来过年时招待亲戚做菜用,所以我们碗中是汤多肉少,大人会给我和姐姐一人夹一个鸡腿。但是只杀一只鸡时,母亲会把鸡腿舀在爷爷碗里。爷爷是决然不吃的,又夹在姐姐碗中,姐姐不要,非让爷爷吃,就这样推来让去,最后却落到我的碗中。吃鸡头是最有趣的事了,父亲用剪刀小心地把鸡头慢慢剥开,一个奶白色的像小人的物件就出现了,这儿是头、那里是手、人是跪着的……父亲把鸡脑袋的造型讲成了一出岳飞和秦桧的历史故事。


      小时候老盼过年也是盼有新衣服穿。我们村是每逢农历遇九的集市。从记事起,每到腊月二十九,母亲就会带我和姐姐去集市上买新衣服,一般是只买上衣的,裤子是在集市上扯了蓝布母亲做的,好像小时候就没穿过其他颜色的裤子。鞋子也是母亲一针一线纳出的千层底,底边雪白雪白的。除夕晚上,父亲烧了一大锅热水,让我和姐姐洗澡、洗脚。让父亲搓背可真是让我痛苦的一件事,每次我都疼得大呼小叫,父亲也总训斥我的叫声似杀猪一样。临睡觉前,母亲让我们穿上新衣服新鞋子站在坑上试试,望着我们高兴的样子,母亲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母亲和父亲过年还是一身旧衣服,只是洗了洗比平时干净了。那衣服上的补丁现在一想起来我就眼睛发酸心也痛。有儿方知父母恩,在那个困难的年代,父母培育我们更不容易。


      过年还有一个让孩童着迷的事就是放鞭炮。一串珍贵的小挂鞭,我可以玩出几十种花样,小心翼翼把挂鞭拆成一个个小爆竹,埋在土里放,放在鸡蛋壳里放,装在酒瓶中放,最有创意的是绑在铃娃家小黑猫尾巴上放,猫吓得窜上屋顶不敢下来,我是少不了要挨顿骂的。有一年,狗子哥不知从哪弄来几个二踢响,可把我们几个羡慕坏了,撵在他屁股后面想要一个,最终还是用一块外公给我的用彩纸包的牛奶糖换了一个。放这个二踢响时,我炫耀地叫个一群小伙伴,点上地上一响、滋溜窜到天上炸开,就是有气势。挂鞭拆开来放,慢慢地享受这来之不易有着年味的鞭炮声,因为我们都知道小小的一串鞭炮,里面包含了父母亲多少的辛苦和努力。


       孩时过年的往事久远又似昨天。今天2015的新年钟声已敲响,儿时的年味已渐远,但那种幸福和欢乐的味道如陈年老酒愈来愈浓、愈来愈香……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0-2012 sxhc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陕备2014007号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07号

未经韩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陕ICP备07006170号